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不全纵隔子宫怀孕 >> 正文

【江南专栏★心语如歌】回归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周末这天,他刚从外面出差回到家里,老婆就冲着他甜腻腻地说:“老公,快把衣服都脱了嘛!”他听了,心花怒放,以为多日不见,她想他,想要那个。但他为了增加情趣,便故意沉下脸来说,“这大白天的,你怎么就要……”“想什么呢?我在洗衣服,正好你回来了,就顺便帮你洗了吧。”“唉……不洗,才穿了一个礼拜呢!”他故意装出一脸的失望,还故意拿话气她。“才一个礼拜!你也真好意思说。”她一脸的嗔怪。他见她似乎真的有些生气了,便连忙又说,“我是不爱洗衣服,这不是怕你累着嘛,其实我是在心疼你啊,你瞧这水多冷呀!”她这才嬉笑着凑到跟前,用粉拳锤了他一下,撒娇道,“算你会说话。”于是,他吻了吻她的脸颊。

不久,他的手机响了,他接完后就对她说,“亲爱的,我得出去一趟,晚上有可能不回家吃饭了”。“晚上不回来了?有饭局?”她的心思甚是活跃。“是啊,刚好也向其他的股东汇报一下我这次出差的情况”他做了个合理的解释。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失望地目送着他出了门,想着他回来时估计又该很晚了。

她其实很想跟他说,她每天都很想他的,毕竟也是新婚不久。可这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又被这个讨厌的电话给搅碎了。她的思绪也随着这个电话不知道飞到了哪里,总觉得无处安放。

忐忑了许久,她终于劝服了自己,安静地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嘈杂的声响倒也让她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当她忍不住打了第一个哈欠的时候,时钟已经转到了晚上11点半。她不由地在想:这个时候他该回来了吧?可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呢?!她不禁愤恨起组织饭局的人来,若不是他们,这会他该在家陪她看电视呢!进而她又数落起中国所谓源远流长的酒桌文化的罪恶来,让那么多的中国人活生生的扼杀在酒杯和饭碗里!这简直燃起了她心中的怒火,因为她的脑中已经闪现出那些酒醉后的种种丑态,那些足以扼杀掉所有美感的形象。这怒火烧的她赶紧给他拨了个电话,电话里悠扬的音乐声充斥着她的耳膜,她却在焦心着他怎么还不接电话。她的心里翻腾的更厉害了,她那些知名不知名的担心或愤怒都一股脑地纠缠着。

可连续拨了几次以后,电话里仍然只有那孤寂的音乐声在回应着她的狂怒。这又激起了她那倔强的固执,她一遍又一遍的拨着电话,她坚信他总会听到的。电话信号带着她的焦急一遍又一遍地传播出去,那头终于接听了电话,听到电话那头男人迷离的声音,当听到他说正准备回家时,聚集在她心头的所有的焦躁与不安,才有所消解,她总算是松了口气。

时针又慢慢的转了一圈,她躺在床上,想起了以前她对男人说过的话,说她讨厌喝醉酒的人,说希望他在外面能尽量少喝酒就少喝点,然后例数喝酒的种种坏处。她以为男人会因了对她的爱而尽量听她的。可偏巧现实总不如人意,想少喝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现在她静静的仔细想着这些事情,发现她自己以为的那些权威已经毫无效力了,她开始恼恨起自己来,肯定是自己的态度不够强硬,男人没有充分理解她的态度。她决定了。她决定等男人回来时要狠狠的发一通脾气,并想着如果以后他再醉醺醺的回家来,她就不理他了。她的思维转的很快,想了很多,想着想着,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听惯了男人打呼噜的她,因为听不到呼噜声的缘故吧,很快地就醒了。她摸索着,看了看手机,发现已经凌晨1点半了,可他还是没有回来?怎么回事?她再无睡意,头脑又开始异常地活跃起来,早就说要回来了的,怎么还没回来呢?莫非发生了什么意外?或者他又去做其他什么消遣去了?她的心里已经完全迷乱了,她脑海中里的那些所有的疑问也突然一下子全部涌上她的嘴里,她又拨通了他的电话,可她还没来得及问完所有的问题,他已经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她的心里已经澎湃的无以复加了,他想着他如果醉醺醺的开车一定非常的危险,就算是走路,那也是很危险的。他甚至都想到了车祸?抢劫?被警察抓这样的字眼,而这一连串的字眼,已经容不得她再继续冷静的思考下去。于是,她急匆匆的跳起来,从衣柜里抓出那件及膝的羽绒服,把它穿在睡衣外面,穿着毛拖鞋就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夜已经很深了,小区里十分的安静,只有小区门口的两个保安还在烤火取暖,她一路跑过去,倒也丝毫感觉不到冷,也没来得及注意门卫那惊异的眼神,他们一定是在纳闷,这半夜三更的,一个小女子为何独自往外跑。她开始在小区的门口张望着,盼着他的身影能早点出现在她的眼眶里。可是,过了很久,路的尽头还是一个人影也没有,女人不禁的往前走。走了一小节,她似乎想起了门卫那关心的眼神,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哦,小区外是个在建的小区,里面住着那些勤劳的建筑者们,但这也让她不由得想起那些关于建筑者们的危险讯号。她犹豫着该不该继续往前走。可这犹豫也仅仅是只存在了几秒钟便被她掐灭了,她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经常一个人半夜里等待下夜班晚归的父亲,而且她还相信人性本善的。

因为建筑施工及下过雨的缘故吧,马路上的泥土变成了泥浆裹在了她的鞋底,她踩着啪嗒声一步步的艰难地前行着,四周安静的让人冷漠,只有那昏黄的路灯孤寂的直立着,数着她那单调的步伐。她走了很远,半夜很冷,女人不由得打了个喷嚏,双手抱在胸前,裹紧了自己。可她还是没有看到男人的影子,她忍不住又给男人打了个电话。可惜电话刚接通,手机就因没电而罢了工,她又开始懊恼出门时怎么没有注意这个问题。

她终于走累了,一屁股坐在了路灯下,她想着就在那等吧!路上偶然走过三三两两的男人,他们的脚步声在这个深夜里听起来格外的刺耳,落到她的耳里还变成了某种警觉的讯号。不过,这虽不明亮但还亮着的路灯,她觉得自己至少还有足够的勇气继续等待下去。由于还是不见他的踪影。她又开始担心起来了。她决定拐过那个弯继续往前走。于是,她又昂起头,挺着胸,让信心继续鼓舞着自己往前走,她认为一身正气是能够给人不容侵犯的感觉的,仿佛人鬼都无法伤害她似的。就在她思想着这些的时候,她听到了他轻声的呼唤,斜对面站着的正是那个她现在既爱又恨的男人。她呆看了自己的男人几秒,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对自己的男人诠释她想说的话语,也不知道是该高兴终于看到男人安全回来了,还是该忿恨他,这些都只能在她心里折腾,她只是慢慢的牵了男人的手便往回走。

他看着她冷静的面孔,深感意外,也夹杂着些异样的情感。他注意到女人穿着的拖鞋,这拖鞋让他想到了更多。一路上,他只是一直像个孩子一样地追问着她:“你怎么穿着拖鞋就跑出来了?”听到这话,女人霎时觉得心里的各种味道全都倒出来了,和稀泥般的搅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

到了小区附近时,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他将她一路背到了家门口,然后气喘吁吁地说,“如果你再胖点我就该背不动你了”。到家了,粉红色的灯光让卧室里洒满了温馨,她躺在了床上,想起了自己之前的谋划,再回想刚才的经过,心里不禁涌上一阵酸楚。他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什么话也没说,她也只是温顺地窝在他的怀里想着刚才那一次次的心里斗争。

突然,她觉得脸上一凉,一颗泪珠滴落到了她的额头,然后听到他沙哑的声音:“宝贝,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她没有说话,只听他顿了顿又说:“以后别再深更半夜的跑出去接我了,好不好?”听到这话,她霎时觉得所有的委屈都有的了发泄的出口,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地一直往外流……直到四更天了,她才安静地睡着。而他呢,却一直思索着,明天一定要和以前的那个女人彻底划清界线……

外伤癫痫能治吗
癫痫病可以治愈么
儿童癫痫病治疗好方法是什么

友情链接:

拔山超海网 | 装修忌讳什么 | 北京企业管理培训 | 瘟疫公司困难攻略 | 宝马国外售价 | 乔丹女运动服 | 青岛吉他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