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彩旗和杨丽萍 >> 正文

【菊韵】这一夜(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凌晨一点,我昏昏沉沉地离开了所谓的我那帮铁哥们,离开了满桌狼藉而烟雾缭绕的高档包间,而且是头重脚轻,双腿交错着走出了这个我常来常往的S宾馆。虽说昏昏沉沉,可我还是熟门熟路地扭着猫步走了出来。

我拒绝了那邦已颠三倒四的哥们,任他们意重情深的在里逍遥放肆、相互坦荡。今晚我的心情不是特别好,有失往日的友情,和哥们早早拜拜,以此说明自己还算是个有家之人,我也似乎对这帮哥们重重声明了我还是个有老婆的男人,有孩子的父亲。

离开了这座还称得上豪华的宾馆,也是平时哥们称它为我们的第二个家。站在宾馆门口,抬起那几乎已经耷拉的眼皮,眼光迷离的在黑夜里扫荡着,不知是天上的星星在嘲笑我还是宾馆门口那闪烁的彩灯在欢送我离开,眼前是一片一片的金黄的小圆点在围着我欢笑。我想用手去抓它,可怎么也抓不到,双腿仍然在交错不停,脑子仍旧昏昏沉沉。心中似乎有一种感觉,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去灵魂的再现。甩甩胳膊,踢踢这双不灵活的双腿,锤锤麻木的脑袋,似乎感觉到了一种痛,由此证明自己还活着,活的狼狈不堪。

哈哈……嘿嘿……嘻嘻……如此骄子命大酒大也!任凭哥们几个怎么灌,我也没有为他们呕心沥血,竟然还能晃晃悠悠地迈着猫步慷慨的走出我的第二个家。哈哈哈……

“嗨,哥们,过来一下,送我回家”。门口停了一辆绿色的出租,我潇洒的挥了挥无力的胳膊。

司机好像一直盯着我,三更半夜的他也是为了生存。我麻木的对司机仅有了一种怜悯。

也许我的一举一动都很滑稽吧,司机似笑非笑地伸出头看了看我,然后把车调了个头,问我:“师傅,喝高了吧,能行不?”

“去他妈的,我没高,谁能把我弄高,他们都嫩点。”我随手一杨,以显示我没喝高。

司机憨笑了一下,“是,师傅没高,去哪?”

好想再问我,去哪?就是,我去哪?我家在哪?我竟然回答不上来。

平时自以为天才的我此时却连自己的家在哪都回答不上来,真他妈的喝高了吗?

拉门、翘腿、半躺。“开车。”我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

“去哪?师傅”司机问我。

“发动车再说。”我睡意已浓。

嘀——嘀两下,汽车好像启动了,耳边又响起了司机的话“去哪?”

“A区C楼。”哈哈,怎么突然又回答上来了。对,A区C楼就是我的家,千真万确。

“师傅、师傅、醒醒,A区到了。”

梦中似乎被人狠狠地捣了一拳,浑身感觉刺痛。用力的睁开双眼,看见司机都是红色的,随手拽出一张票子,好像是十元,又好象是二十元扔给司机,然后向司机摆摆手“嘿嘿,谢了,哥们,回头喝。”

东倒西歪的到了家门口,用手拍了两下门,屋内没有反应,左翻右翻自己的衣服兜,钥匙怎么也找不到。“奇怪,又没干什么,也没去哪里,钥匙怎么会没了?真是见鬼。”我自言自语道。

“老婆、老婆,开门,我回来了,钥匙找不着了。”

“开门、开门,不开我要走了”

夜深人静,没有人听到我在喊什么。噢,对了。老婆对我说过,以后回来晚了她绝不开门,让我自己用钥匙开。

反身下楼,刚走几步,扑通一下竟跪倒在自家的楼梯上,两腿酥软的起不来。

又是活见鬼,这半夜三更的,我他妈的给谁下跪呀,两腿竟然这么自然。

“跪就跪,谁他妈的跪不过谁?”我又在埋怨谁?我又在给谁说话?我又在跟谁比跪?

再此伸手寻找钥匙,哗啦一声钥匙却从手中滑落下来。“嘿嘿,真是骑驴找驴。”

使出吃奶的劲,再次回到自己家的门口,却怎么也找不到门的锁口。

难道这一次又找错了门。就像上一次,明明自己家在七楼,却拿着自己的钥匙开一楼家的门。

今晚明明是上了七楼,却怎么找不到锁扣。

咣当一声,门开了。趔趔趄趄地走进了家门,咣当一声关了门。

家里面很静,静得让我害怕起来了,酒也好像醒了一半。“这是怎么回事,我又去喝酒了吗?那我跟谁在一起喝的?”

脑子又是一片混乱,好象在家,又好象不在家。可这明明就是家,要不怎么会这么静呢。

是家,眼前却又浮现出了B君的嘴脸,横七竖八,咧嘴好像在笑,却是满脸的哭相;S君趾高气扬,那张英俊而成熟的脸笑容很灿烂;D君低三下四地在为其他的哥们恭维的敬酒;我似乎也在他们中间忙前忙后,嬉皮笑脸地穿梭着。

“哥们,有话好说,喝下这杯酒你是我亲哥。来、来、来,喝、喝、喝。”“一醉方休、一醉方休。”“都是亲兄弟,见酒七分量,喝、喝、喝……一口为干。”在喝喝喝的吆喝声中我突然又清醒了。他妈的,进了家门还喝什么。老婆大人又不在大卧室了,一种失落又让我酒醒一半。她曾经对我说过,如果我回家晚,她就和女儿一起睡,永不理我。

“睡就睡去吧,谁离不开谁?”老婆大人的这一招我早已习惯。

我脱掉身上所有的衣服扔在地上,赤裸裸地钻到冰凉的被窝里,突然感到浑身难受,即有点燥热的感觉,又有点寒冷的感觉,肠胃也好像在翻山倒海。我想狠狠的呕吐一顿,将胃里的所有东西呕出来,管他妈的什么鱿鱼海生、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统统的去那肮脏的下水道吧,永不存留。

我赤裸裸地跑到卫生间,想用力地将他妈的酒呕出来,甚至拉出来。可那情深意重的酒任凭我怎么用力也没呕出来,憋得两眼直冒金星。

“真他妈的该死,什么哥们不哥们的,全他妈的混蛋、孬种,是亲兄弟怎么会让我这样死去活来的。”

深秋的夜晚很凉,连打几个哆嗦也没呕出一滴酒来。回到被窝里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眼泪也不知不觉的顺着我那冰冷而扭曲的脸颊滑落下来。

我他妈的都干了些什么,特别是最近几年,除了那帮哥们还是那帮哥们,吃饭喝酒、打牌泡脚、你吹我侃,什么时候按时回过这个家呀。还他妈的什么第二家呢。也难怪老婆骂我现在没心没肺了,骂我彻头彻尾的变了。

是呀,这几年我为谁变了,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整天沉迷于酒桌牌桌上,有时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还整天乐滋滋的高昂到:该死球朝上。

我这他妈的还是男人吗?还是丈夫吗?还是一个父亲吗?女儿都快二十岁了,我尽过多少父亲的责任?我对她有过多少关爱?对她的学习过问过几回呢?特别是这几年,我回家她已睡,她上学我才醒,唉,想起来窝心呀。

再说,老婆大人也跟了我快二十年了,她享受到什么了?反而为我的喝酒打牌而整天伤心落泪。相当年,老婆也是如花似玉,羡慕我的男人比比皆是,说我命好,讨了个好老婆,知我冷、知我热。可这几年,我的如花似玉的老婆为了我和这个家也不在风韵再现了。这几年我又对老婆做了什么,甚至很少仔细打量她,就连最基本的夫妻义务都很难按时尽到。

是呀,又是多长时间没有碰到过老婆了,我自己也记不清了。感觉自己整天昏昏沉沉处于疲软状态,对老婆竟没有一丝激情了。想当年我他妈的每晚每晚的不放过老婆。

今晚是怎么了?是忏悔吗?向老婆孩子忏悔吗?还是向自己的灵魂忏悔?为什么还会泪流满面呢?

在忏悔中我完全清醒了,知道自己今晚又喝多了,确确实实的喝多了,而且是第N次喝多了。

酒后吐真言,酒后诉衷肠。酒后的忏悔让我的灵魂受到了谴责,我开始很想很想我的老婆了,我想赤裸裸的拥抱着她,给她我身体里的温热,我想尽尽我做丈夫的责任和义务,好久好久没有和老婆肌肤相亲了。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这种感觉了,整天忙于酒牌之间,那种生理上的欲望几乎被烟酒腐蚀掉了,生理上没有一丝需求了。我更没有问过老婆是否还需要,可我记得老婆的欲望比我强烈,许多时候只要我给她一点满阳光,她绝对灿烂,让我神魂颠倒。

今夜,酒麻醉了我,酒也刺激了我,我竟对老婆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肠胃翻江倒海的劲已经过了,身体感觉舒服多了,不知不觉,身体上的那东西竟然直挺挺的起来了,欲望让我浑身燥热,欲睡不能。老婆,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呀!

起身用被子裹着身体,将那东西暗藏在里面,轻轻地推开小卧室门。夜灯下,老婆和女儿睡得很香,两个女人睡得也很踏实,心里却有了一种酸酸的感觉。

“老婆,你旁边的位置本来是属于我的。”

顺着淡淡的夜光望去,女儿很漂亮,老婆虽已到中年,可睡觉的姿势却很性感,比白天性感多了。那样子仍然不减当年。

好久没有这样看过老婆了,她竟然还是如此的漂亮性感,虽已中年了,可有中年的成熟和风韵。

静静地、静静地站在夜光下,我竟不知道该怎样去做。尽管今夜我的欲望很强烈,但我实在不忍心推醒我的老婆,把她从梦中惊醒,像往日一样骂我一顿:怎么,喝多了就有要求了,一边去,我有要求时你在哪里?我更害怕受到良心上的谴责。

强忍着身体泛出的股股热流,心中不由涌起一种怜爱来。“老婆,你知道吗?其实我很爱你的,我也很想很想拥你入睡的。多少年来,我只顾自己,只顾朋友,为了男人虚伪的尊严,对你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对女儿也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就连那最起码的夫妻义务都满足不了你。老婆,我真的好爱你,我对不起你。”轻轻地走出小卧室门,酸楚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睡意竟然全无。满身的燥热让我的血管剧烈的膨胀,那久已没有翘起的东西仍然挺拔而立。今夜的忏悔让我又有了一次男人的威力和自信,为老婆也为这个家。老婆,你可知道,今夜我真的很想你,我也真的喝多了。不过今夜的酒让我彻底改变回来了,让我懂得了什么叫爱,怎么去爱;什么是家,怎样过好一个家。今夜我真心真意的对你有了一种久没有的冲动。老婆,原来我仍然很爱你!

虽已是深秋,可夜晚的月光仍然很美。看看表,已凌晨一点了,老公还是没有回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乱如麻。老公,今夜你又去了哪里?

女儿已经早睡了,而且关了她卧室的门,虽和她在一个屋檐下,可到了晚上却觉得相隔很远。女儿长大了,也独立了,我不愿意经常挤到女儿的床上睡,可今夜又让我觉得无奈和空寂。躺在空荡荡的床上感觉好像床如山谷,犹如躺在空旷的山谷里。寂静的夜晚让我感到了一种从没有的害怕,我不由埋怨起床的设计者,平时就两个人睡觉甚至一个人,一米五的床就足够了,为什么还要设计这一米八的床,只能让人感到更加寂寞孤独。没有温馨的感觉,只会让人感到冰冷无情。

不知又过了多久,听见有人上楼,我想肯定是你。因为这楼上只有你才会这么晚回来,你也肯定喝多了,要不脚步声怎么显得那么混乱无节。为了避免你酒后的骚扰,我又一次进了女儿的房门,轻轻的躺在女儿的身旁。

咣、咣、咣,你在敲门了,而且这也是你的一贯作风。我以前曾告诉过你,回来晚了自己开门,钥匙你又不是没有,为什么还要敲门,夜深人静的总是让人感到讨厌。为了不让你进门骚扰,也更不想看到你酒醉的熊样,我只有假装睡着。

咣、咣、咣……又是一种敲门声,粗鲁而无力。对你这样的行为我真的感到一种厌烦,今夜你就是把门敲坏我也不会开。也许你今晚手拿钥匙又找不到门的锁扣了,这也是你常犯的一种不该犯的错误。

虽说我没有起来开门,可我的脑子极为清醒,我只是不想看到你那样子罢了。其实,每当你这么晚回来时,我的心就开始砰砰乱跳,想你是否又喝多了,不省人事了。平时常常对自己说不再为你操心了,也不再为你担心了,可每次你晚回来时我还是总为你担心。我不知道是我自己犯贱还是对你的一种爱和怜悯。

一会,你不再敲门了,也不再叫门了,脚步声又好像远离了,可我却开始不忍心了。我又用心的听门声。你又去了哪里?我想起床开门看看,但我没有。想起你平时那傲慢无礼的样子,我的心又开始冰凉了。老公,你知道吗,这一切都是你对我的“教育”。

一会又听见脚步声了,也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静静的夜晚,你那一举一动的声音听起来如此清晰。门开了,接着是狠狠的关门声——咣———震得满屋子的墙壁都在颤动。

你进来了,我知道你进来了。我开始紧闭双眼假装睡着。

寂静的夜晚,你进门后我似乎听到了你的喘息声,我也好像看到了你喝醉酒的样子,上床的姿势、脱衣服的举动,甚至还有你那被酒麻醉后的面部神经的跳动。

老公,你知道吗?其实你的这种表情我已见怪不怪了。记得第一次看见你这个样之时,我被吓哭了,我以为你精神失常了,我以为你不会再清醒,可事后,你却一切正常。是你告诉了我男人酒醉后的表情是什么样子、举动又是怎么滑稽。

说心里话,我这一生还得好好感谢你呢,感谢你让我了解了男人,了解了男人酒后的雄风和本能。

今夜,你却和往常不一样,没有一进门就直呼我的大名,也没有直冲女儿的卧室寻找我,确切的说是粗鲁的骚扰我。我们两人的卧室似乎很平静。可你越是平静我的心越不平静。你失去了往日的粗鲁无理,你今夜的安定让我的心里却紧张了起来。我等、我等、我等,我要等到你能安定的睡去,我要等待你清醒的醒来。

我不知道今晚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等你让我讨厌就提前跑到女儿的房间里做好心理准备。我也知道,只要我到女儿的房间里来你就会收敛一些,尽管有时酒后也没完没了的要和我谈话,要诉说你的衷肠。你有时也会不顾一切的畅所欲言,甚至把女儿也叫起来,说要开什么家长会,而且还要分家产、写遗书,好像你就要永远的离开我们了。

癫痫病发作怎么治疗比较好呢
患了癫痫要怎么治疗的呢
对癫痫患者日常的护理有哪些

友情链接:

拔山超海网 | 装修忌讳什么 | 北京企业管理培训 | 瘟疫公司困难攻略 | 宝马国外售价 | 乔丹女运动服 | 青岛吉他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