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装修忌讳什么 >> 正文

【流年】尘埃落定的青春(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席慕蓉的《青春》是我和宋佳春都非常喜欢的一首诗,记得当时宋佳春还将这首诗抄在她粉红色封面的日记本的扉页上,清秀的字迹中,氤氲的是她对美好未来的期许。她对我说,虽然谁都不知道自己的青春会有什么样的遇见,但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因为,青春对于谁来说,都只有一次。也许路上会遇到的风景,遇到的风雨,遇到的波折早已注定,我们依然要记得,不管我们的手是否牵在一起,但我们的心,会始终在一起,会一起走过青春,一起去采撷那朵青春路上最美的花。

当真的走过青春之后,我发现青春是一个有质感的词,每个人的青春时代,都会有自己难以忘怀的欢喜和伤痛。而在此时,我将青春,尘埃落定。

——题记

城市的边缘已经开始发亮,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仿佛一个即将拉开帷幕的舞台,此刻深邃的天空仿佛背景,那些依然漆黑一片的楼宇则是那些静候精彩开幕的观众。躺在B市中心医院十六楼的内分泌病区,一病房1床上的我,也是这出戏的忠实观众,类似的情节,我已经连续看了七天了。不敢说自己百看不厌,但每到这个时候,我还是会心存感恩,毕竟黑夜过去,我还有机会看到新一天的日出,还有机会去品尝今天会遇到的五味生活,活着,多好。

安静了一夜的病区楼道又在一阵又一阵的踢踏声中开始了一天的喧闹。备受失眠折磨的我轻轻揉着太阳穴,看到躺在看护椅上的护工赵晓佳依然打着小呼噜睡觉,她丝毫没有察觉到我已经醒来。我知道,她的闹表定在六点半,对于专职护工的她来说,一天被分成无数的段落,她的任务就是按部就班地做好分内的事情,该休息就好好休息,以备应对突发意外情况。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她在卫生学校毕业之后,没有找到适合的工作,就自告奋勇地来做别人都不愿意做的护工,她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工作而感觉自卑,而是带着灿烂的笑,她专业而又得体的护理不仅仅因为患者付出的工资,还在于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在我眼里她还是一个孩子,让我总是对她心存怜惜,而舍不得使唤她,能自己做的就尽量自己做。譬如此刻,我已经皱着眉头揉了将近五分钟,头疼依然不见缓解,于是轻叹一口气轻轻地披上外衣,穿上拖鞋,蹑手蹑脚地打开病房门走了出去。

现在是四月份,正是乍暖还寒的初春,很多糖尿病和甲亢的患者都抵抗不了季节更替的折磨,会来医院里调理一下,积蓄能力以迎战即将到来的酷夏。

患糖尿病五六年的我,是这里的老“主顾”,每年至少来一次,每次短则半个月,长则一个月,以稳定我居高不下的血糖。因此,对这里的作息,甚至是用药流程我都非常熟悉,注意事项我也如数家珍,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但对于我来说,在这里看到那么多同病相怜的人,可以闲来跟他们一起聊聊各自的生活,可以互相切磋治病的小经验,互通有无之余还会感觉很温暖,感觉到自己还被别人需要,而有一种满足感。

虽然刚刚六点钟,但很多病人和家属已经起床了。有的患者已经早早就洗漱好,打了饭前胰岛素正在吃饭,有的刚刚起床的,正在家人的照顾下,有条不紊地洗漱。有一个看上去也就十几岁的男孩蹲在病床前,在很热的水中清洗毛巾,忍着热将洗好毛巾甩甩,再将毛巾贴贴自己的脸颊以试试温度,然后才给患者擦洗,躺着的患者微闭着双眼,很不好看的脸色在向我们说明:过去的一晚上,他过得很难。但我想,虽然家人不能替代他受苦,但因为家人的贴心护理,他依然会在心中充满感动。我还发现楼道又多了一个加床,但床上并没有患者,只有一个看着像家属或者护工的女孩,衣着单薄的她正靠在被子上休息,苍白的脸上写满了疲惫。不用问我也知道,肯定一宿都没有睡好,现在刚刚迷糊着。清晨的楼道依然有些凉,我看到她眉头紧锁,身体微微颤抖着,蜷缩着,触动了我柔软的心,真想去给她搭一件衣服,但又怕自己太过唐突。所以只是一圈又一圈地在楼道里从东到西,从西到东缓缓溜达。

如果说清晨的城市一幕戏,那么医院就是这个戏剧中最先登场的一幕。这些早早就开始一天的患者就是最早的演员,他们在这里本色演出,让我们可以看到人间至真的情感,人间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并且源于医院独特的流动性,还有一种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无可奈何。我不能确定自己是一个悲剧还是喜剧的角色,可能别人会羡慕我表面的乐观,但只有自己清楚那心底弥漫着的那种无法言说无法释怀的忧伤。尤其看到那些家属无微不至地照顾患者,我就会很羡慕,甚至是嫉妒。

原本我还想调换病房,因为此次住的是三人间,三个病人就是三个家庭,三个家庭发散出去就是三个家族,每天看到别人的病床前人来人往的,心情总是难以平静。我打电话给因为工作忙碌不能来的儿子沈暖,他不耐烦地说,你前几天嫌弃我不去照顾你,现在又嫌弃闹得慌,你到底是想要安静还是热闹呀!沈暖一席话弄得我张嘴结舌地接不上话,心里却倍感委屈,于是面对着墙蔫不溜溜地抹眼泪,可沈暖看不到呀,他继续不耐烦地说,妈,我最近接了一个大设计任务,你让我安心做好吧,要不咱家下半年喝西北风去呀!我给你找的那个护工你尽管使唤,咱付的钱是最多的,她绝对听话。说完也不等我回话,他挂了电话。拿着没有一丝声响的手机,我半天没有回过神,在里暗骂一句,却不愿意多说一句给别人听。哎,自作自受呀!

溜达三十分钟后,我看到赵晓佳站在病房门口东张西望,她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护工,比之前住院雇的那几个都好。她此刻已经帮我弄好了水,我去洗漱她就去打饭,等她回来,她收拾洗漱的毛巾,我就去打胰岛素。打完胰岛素,她已经把饭菜准备好,我擦擦手就可以开吃。有时自己想想,就是自己的孩子照顾自己不也最多就这样嘛,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今天旁边病床的马大姐要出院了。她的儿女都来了,几个孩子分工合作,非常默契。儿子拿着押金条去结账,大女儿有条不紊地收拾东西,小女儿拿着纸笔追着大夫问注意事项,马大姐换下病号服,换上一身全新的衣服,精神抖擞地坐在床边安慰我们:你们别着急呀,很快的,你们也要解放了呢!站在一边,我也不知道能帮什么,说实话,我很怕这种时刻,在病房中的相遇,很多都是一次性的,这次这样遇到,分别,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我故作开心地一直送她到电梯口,眼巴巴地看着她在儿女的搀扶下乐滋滋地跟我道别,我强装笑颜地摆摆手,跟她说,我们不要再在这里见面了呀!

回到病房,看到护士小王在麻利地收拾病床,更换床单被罩,我心里在想着,肯定又会很快来一个新病号。我已经跟小王混得很熟了。他们会对每次住院都是独来独往的我多一份关注和包容,会尽量帮我解决那些合理不合理的小要求。

小王,新来的病号是什么病呀!我试探着问。

崔姨,是一个跟您岁数差不多的阿姨,是甲亢性心脏病,挺严重的,在抢救室抢救了一夜呢,天亮才平稳了,医生刚刚才准许转到普通病房来。小王手里一刻也没有停歇地说。我理解她们的忙碌,每天都进出那么多人,她们每次当班都是那么三五个,能不辛苦吗?每次来了就脚不沾地,像个陀螺一样,这屋转到那屋,那屋转到这屋,一直转到下班才停歇。

哦,是那个在楼道中那个新来的女孩子的家人吗?

是,她家孩子很孝顺,来了就没离开半步。崔姨,你稍晚就认识了呢。说着小王抱着脏被罩床单走了出去。很快病号被推了进来。我看到白色的被子下,露着患者花白的短发,苍白的瘦削的脸,白毛衣女孩紧紧地抓住她母亲的手,轻轻地唤着:妈,妈,妈咱换病房了,妈,我是朝霞呀,妈,你别着急,我在你身边呢,妈,妈……

哦,这名字还真好听,朝霞,是多么的充满暖意!我对这个女孩又多了一份好感。原本盘腿坐在病床上的我,见状用最快的速度穿上拖鞋,躲到一边,这样方便护士将我的床斜靠一下,好让推床进来,大夫护士还有赵晓佳以及旁边那个病床的陪护一起齐心协力地将患者尽量平稳地抬到病床上。放下之后,护士按照流程安装心脏监护、打点滴,然后叮嘱朝霞,患者需要休息、安静、禁食。急得满头大汗的朝霞连忙点头,一直称谢。护士走后,她就赶紧地去接热水,烫洗毛巾,帮她妈妈擦洗。看到朝霞忙得团团转,我的心里真是羡慕得紧呀,还是生女儿好,这个时候多中用呀!

等看着朝霞将一切都收拾妥当,我继续观察这个新病友,在之后的十几天,我们都要朝夕相处呢。绕到病床头看了看她的卡片,患者姓名:宋佳春。哎,这个名字让我吃了一惊,我有一个初中同学也叫这个名字,再看看年龄,五十三岁,嗯,跟我年龄差不多。我心里暗想:已经将近四十年都没有见过的我们,会在这个地方再次相见吗?我凑到跟前去看她的脸,将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曾经的那个年轻的宋佳春和此刻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的患者的模样重叠,毕竟太多年没有见过了,我真的不能判断是否真的是她,但这份期盼已经让我的心跳骤然增快。

看着依然在帮妈妈按摩的朝霞,我强压着激动的心故作平静地问,你是叫朝霞吗?

她笑着对我说,阿姨,对的,我叫朝霞,您有什么事情就招呼我。她将纷乱的头发抿到耳后,露出圆圆的脸,她笑起来眼睛弯弯、唇边露出两个深深酒窝的样子,让我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年轻时代的宋佳春。我再次凑近了看看朝霞妈妈,想去印证,哎呀,还真对,宋佳春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就是她右侧耳朵垂上有一个很像心形的痦子,虽然时隔那么多年,耳朵已经不再是之前那样的红润圆滑,已经变得松散褶皱,但我已经确定了我的猜想,我那苍老的心脏禁不住一股激动的狂澜,用一阵又一阵的猛跳来表示它的抗议,我缓缓地躺在病床上,招手示意赵晓佳帮我盖上被子,眼皮像铅块一样重,我想撩开再看看宋佳春,却又有一个声音仿佛在说,还是别看了,看了也不能改变过去。

曾经的青春则像一个老电影一样,在我紧闭的眼前拉开了帷幕。回忆过去,我感觉我们就好像那首诗歌中所写的一样: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

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宋佳春是我初中同班同学,因为我们两个人住的地方很近,所以,我们很快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宋佳春很漂亮,一米六五的个子,她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浓密的像小扇子一样的眼睫毛,还有唇边有两个深深的酒窝,她的皮肤偏黑,所以,有同学给她起外号叫“黑美人”。原本就非常活泼开朗的她也是来者不拒,从来不因为这个外号而恼怒,反而乐滋滋地接受。反倒是我不喜欢,谁叫的话,我先着急,相对于宋佳春,才一米六的我,没有一点说得出来的优势,眼睛小小的,鼻子塌塌的,嘴巴小小的,如果不是皮肤白皙,还真不是一般的丑,在她的身边,我就像一个丑小鸭一样,因为事事护着她,同学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跟屁虫”。哼,跟屁虫怎嘛啦?我愿意,你们谁管得着呢!

我们学校是一所管理很严格的初中,也是我们这个城市中最好的初中,我们作为各自小学中的佼佼者来到这里,就等于一只脚已经迈进市重点高中一中的大门。这里的学习气氛浓郁,老师尽职尽责,我和宋佳春的成绩也都非常不错,虽然不能挤进前十名,但一直稳定在前二十名。我们还会相互鼓励,你看那个跑马拉松的,都是分梯队的,第一梯队的跑在最前面的,是领跑的,但到终点时,他不见得就是冠军,如果我们可以一直紧紧地咬着第一梯队,那么我们最后一起加把劲,没准可以成为创作奇迹的黑马呢,那就可以一起步入一中,一起考上我们共同喜欢的大学,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可以长长久久地不分离。

宋佳春活泼开朗,她是我们班的语文课代表,写的作文经常作为范文在班里读,她抑扬顿挫的声调,眉飞色舞的表情,让我们都忍俊不禁,在一片欢笑中,顺着她的笔迹一起感受她眼中的美丽的世界。她是大班长韩冰的左右手,两个人经常为了班级活动吵得不可开交,大家都说他们是一对冤家,还说肯定上辈子谁欠了谁的,这辈子来还债了。但吵归吵,他们总是可以很快得出最佳的活动方案,然后去有条不紊地分头行动。最终给老师和同学交出让大家都心悦诚服的答卷。

有时,大家还会在背后说,他们两个也算是郎才女貌,是一对才子佳人呢!当那时我们刚刚步入青春期,谁又真的懂得爱情呢!听到别人说,我们就当做笑话,从来不往心里走。我还听说品学兼优的韩冰有一个非常执着的追求者,是一个外校的女生,但韩冰从来不为所动,甚至那个女孩的信笺也都是用“查无此人”退回,从来不看。有一段时间,我还挺欣赏他的,也会在心里将他联想成当时非常流行的琼瑶小说中的白马王子。我甚至偷偷地想,如果宋佳春也喜欢韩冰,那么貌似还真不错。

一周后,一对公然谈恋爱的男女生被学校发现之后,被劝退了。我看着贴在校门口公示栏中的处罚通报对宋佳春说,哎,可惜了,不会低调一点嘛,这下好了,多不值呀!我忍不住唏嘘感叹,回头发现宋佳春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南昌哪里治疗癫痫病好些呀
怎样才能治好癫痫
哪些癫痫疾病容易诱发癫痫

友情链接:

拔山超海网 | 装修忌讳什么 | 北京企业管理培训 | 瘟疫公司困难攻略 | 宝马国外售价 | 乔丹女运动服 | 青岛吉他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