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人事部经理职责 >> 正文

【江南小说★心语如歌】怜爱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一种女人,天生就是让人怜爱的。

——题记

早晨上班的时候,许飞见大厦的电梯仍在检修,在五楼上班的他,决定走步行梯,也算是锻炼身体了,许飞很会为自己找心理上的平衡。

在三楼的楼梯间,有一个白衣女孩痛苦的跌坐在楼梯上,许飞见状,忙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摔着了?”许飞见到了她红肿的膝盖上渗出的血迹。女孩“嗯”了一声,“我不小心踩空了,扭伤了脚。”女孩用令人怜惜的目光看向许飞。

“我来帮你吧!”许飞没多想,一只手扶上了女孩的腰帮助她站了起来。

“谢谢你!”

因为搀扶不便攀登路,许飞干脆背上了她……

“欣儿,你在干嘛呢?”他们刚攀上七楼的楼梯间,一个男孩走了过来,女孩慌忙的推开圈在她腰上的手,摆脱了刚刚看似有点暧昧的姿势。

“韩经理,你别误会,我刚才上楼时踩空了,把脚给扭伤了。是他好心背我到楼上来的。”女孩似乎很在意这个叫韩经理的大男孩。

“我不是跟你说过嘛,除了我没有任何男人可以碰你,要是被别人看到我脸面往哪放。”韩经理霸气的搂住女孩,似乎有意的在宣告她是他的。

“对不起,韩经理,我不是故意的,我们走吧!”女孩在韩经理的搀扶下离开了,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许飞的心中竟莫名的有了一丝丝的失落。女孩回头给了许飞一个微笑,那笑容很美,美的竟让人心痛,那笑容里不只是因为感激,也许还有歉意吧。

哦,不对,那笑容,应是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间的笑啊!他差点忘记了,他们总共讲了还不到五句话,是个连双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可是,既然是陌生人,我为何又要如此失落、甚至有些许的悲伤呢,返回自己的办公室的许飞心里在暗想,“该死,我这是怎么了?”

许飞本以为这只是他的生活当中一段很不经意的小插曲,过去了也就会忘记了,可是每天晚上纠缠着他的梦魇让他明白了,她的身影与笑容宛如盛开的白梨花已经不知不觉间开放在他的脑海里,并深深地留下了印记,久久不能忘却。

现在的许飞在独处时,竟会不可名状的痴痴的想她,回味关于背着她的感觉及她的伤情。许飞当时确实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出于好心帮她一把,但不知为何现在却一直在想象着那背她的感觉和惦记他的伤情,而且越加的浓烈,这种感觉竟反复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猜想着她的体重应该是90来斤,身材允称,胸部饱满,双腿结实且修长,一头披肩的长发,发丝低垂到他的脸颊的时候,香香的、软软的、痒痒的,他就这样时常想的如痴如醉。但有时候许飞又觉得好笑,当时怎么没这种感觉呢,现在竟这般的迷醉,他觉得好象是爱上了她。

他没想过自己会这样就轻易的就爱上一个人的。心竟会被一个陌生人羁绊着,实在是有些荒唐。后来许飞通过各种方式打听到了她叫安欣,是七楼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的讲师。但他也同时听到了一些关于她的传言,有人说,她是个不太好的女孩,他想,那一定是别人误会了……

可那个叫韩经理的男孩又是怎么回事呢,是他什么人呢?男友还是追求者?对,应该是个追求者,否则,安欣是不会还称呼他韩经理的,许飞在心里这样断言。

自从那次偶遇之后,虽然他们同在一栋楼里上班,但却再也没有碰过面,后经许飞多次打听,得知安欣只是这家英语培训机构里临时的代课讲师,自从摔伤了之后,只来过几次,就不再来了。许飞为此更加的失落。

可就在一天晚上,许飞正在家写着文案的时候,QQ里突然有人加他,许飞没有拒绝,顺手就加了一个叫“罂粟”的女网友。

罂粟先开口打了招呼。“你好!许飞吗?能陪我聊聊吗?”

许飞见状,反问道“哦,你好,你认识我呀?”

“嗯!但先别问我是怎么知道你的好吗?我只想让你陪我说说话。”

许飞有些好奇,放下手头的文案,赶忙答应。

“你先听我讲个故事好吗?”罂粟问道。许飞也答应了。

她讲道,“在东北的一个农村,有个年仅13岁的时候女孩,母亲带着她改嫁了,继父也是个离过婚的人,有个16岁的儿子。继父家并不富裕,所以一到冬天,全家人都要睡在一张炕上,因为要节省煤炭。可是就在这个女孩14岁生日的那天晚上,正是隆冬腊月,他们一家四口睡在一张炕上,半夜时分,因为外面飘起了大雪,父母担心外面的羊圈会被大雪压垮,于是,起床去加固羊圈了。不料,就在这个期间,继父的儿子钻到了她的被窝,将她给强奸了。”

“啊!”许飞很是惊讶,“那她喊她的父母或者报警什么的了吗?”许飞问道。

“没有,她当时被吓傻了,他威胁她说要是告诉了父母,日后非整死她不可。但第二天早上,母亲在整理床被的时候,发现了大量的血迹,追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忍不住就跟母亲说了。母亲非常生气,告诉了继父,继父也非常生气,但继父是个深明大意的人,当天就把他的亲生儿子扭送到派出所了。后来他被判了四年。”

“之后,继父待这对母女俩特别的好,拼命的赚钱供养她读书,她也是很争气,被保送到北京某大学英语系了。在大学期间,人人都说她很漂亮,还被他们称为校花,追求她的男生也很多,她也许是经不住诱惑吧,谈过多次恋爱,但她绝对未和他们上过床。直到遇到了一个叫韩冰的同学。她们是在大四的时候才开始谈恋爱的,他对她特别的好,他们约好,一毕业就结婚,可就在毕业前夕,他们还是忍不住发生了性关系,但没想到韩冰是个处女情节非常重的人,他发现她不是第一次之后,对她的态度就急转直下,开始逐渐的冷淡她,稍不顺心就骂她,甚至打她。他们虽然没有明确的表示分手,但却若即若离的,一直没能结婚。”

罂粟说到这里,许飞一边同情着她,一边又在疑问着,怀疑故事里的那个女孩就是她自己。但许飞没有问,只回应了一句“后来呢?”

“后来,韩冰创办了一家英语培训机构,学员多的时候,会让她临时过去帮忙。他特别爱面子,他不允许她在机构里称呼他的名字,让她称呼他韩经理。他在别人面前待她特别的好,只是独处时待她特别的冷淡。而且还由于她长的特别漂亮,那些男学员的目光总是死死的盯着她看,韩冰为此很是嫉妒和生气,从此,就不再让她给学员上课了。”

说到这里,许飞忍不住了,也为了证实自己的一个大胆的猜想,“你是安欣吧?”

一阵沉默之后,罂粟答道“嗯。”

又是一阵沉默……

“你为什么要加我?又跟我说这些呢?”

“我知道你一直在打听我。”

“我……”许飞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很感激你那次背我上楼,一直没能好好的感谢你,但我是个不好的女孩,不值得有人来爱的。”

说完,双方都陷入了沉默,许久都没有说话,许飞在这边一直猛抽着香烟。

“很晚了,打扰你休息了,从此,忘了我吧,别再找我了。”罂粟终于发来了一句。

还没等许飞回复呢,这个QQ头像就突然在许飞的QQ列表里消失了,她拉黑了许飞。

“唉!”她走了,却只剩下许飞在这边抽了一夜的香烟。内心有说不出的痛苦……天微亮时,许飞走出屋外,仰面向天发问,“难道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吗?”

她一转身走了,可要忘记她在许飞看来,可能要很久很久,甚至是一辈子。许飞是个一直单身的青年才俊,而立之年了,也没有谈过恋爱。以前一直埋首苦读,研究生毕业后,又一直忙于工作,埋首科研,很少接触异性,所以与安欣的那次偶遇,虽然极为短暂,在外人眼里只不过是一次蜻蜓点水式的爱情,但在许飞看来却成了永恒,一直不能令他忘怀。尤其是在得知了安欣的身世之后,其便油然的升腾起一股怜爱之情。他很想告诉安欣,在他的眼里,她依旧纯洁,脏了的只是这个世界……可是,安欣已经从此消失了。

许飞因为一直放不下安欣,心情很是郁闷,所以工作中出现了几次失误,单位领导没有责怪他,觉得他可能有什么心事,多次问过,但许飞一直不肯讲。后来,单位的领导建议他提前休年假,给了他一周的时间,劝他出去旅游一次,散散心情,许飞也就答应了。

许飞网上定的机票和酒店,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去桂林的。

仲夏时节,天气很热,许飞没有带很多的东西,只有一套换洗的衣服和一台上网本、数码相机、手机充电器之类的,外加一把折叠伞,其他的,酒店里应该都有。

赶到机场的时候,已经开始登机了。许飞对号入座,是个靠窗的位置,但他的旁边一直空着一个座位。空中小姐用甜美而不带感情的声音交代了注意事项。可是还没有起飞,随后就被告之因为流量控制,需要耐心等待。当时就有几个人有点不耐烦了。但许飞心想,反正是没有什么事情,无所谓了。许飞靠着座椅望向窗外,就在此时,他旁边的那个空位有人落坐了。

许飞转过头,“喂!怎么是你?”二人几乎同时喊出了这句话,因为来者是安欣。一身白色短装,还是披肩的长发,很美,美得一眼望去就让人动心。

“你也去桂林?”二人几乎又是同时问道,宛如心有灵犀的老友在他乡会面。后来二人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她的笑还是那么的美。看来,这是上天的安排啊。缘分是天注定的,不是谁想逃就能够逃的掉的。

“我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许飞说道。

“唉……”,安欣岔开话题问道:“你一个人吗?”

“是的,你呢?”

“我也是,心情不好,想去散散心。”

“上次真是谢谢你了。”许飞知道她说的是那次背她上楼的事。

“你太客气了。”许飞不愿意提及上次的事情,似乎不愿意让她看穿自己的心事。又急忙岔开话题,“这次打算去几天”。

“一周。”

“哦,我也是。”

“真是巧啊!”

“嗯!真的。”

许飞其实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接下来,他几乎就没有什么话了。但许飞的内心却荡漾开来,他非常的开心,有种天下掉下个林妹妹给他的感觉。此前的烦恼一下子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飞机在等待了约半小时后终于起飞了,在此后近三个小时的飞行过程中,许飞的心情一直是腾着云驾着雾的。尽管许飞不善言辞,但他们还是聊起了目的地桂林,关于那里的山、那里的水,和他们计划要游玩的地方。

安欣很会说话,说:“桂林山水甲天下,这是打小就知道的事,心中一直向往,但直到今天才有机会前往,很是遗憾也很是兴奋呢,听说桂林的山水奇丽俊秀,宏伟博大,气象万千,极富浪漫色彩和诗画情趣。我记得唐朝诗人韩愈有句名诗,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对吧?听说那是对桂林山水的最佳写照。而簪山、带水、幽洞、奇石,历来都被誉为桂林风景的四绝,其山、水、洞、石浑然一体的景象组合,更是举世无双的。那里的烟雨、光影、植物、动物、田园、村舍、名园、古迹,则被称为桂林风景的八胜。这些胜、绝的风景因素融合成各具特色的16个风景区和数百个风景点,无不令人向往。我都想去,但我想在短短的一周的时间里要想全看完,大概是不可能的。”

许飞听她说得眉飞色舞,很是开心,连连点头称是,心中很是欣赏她、佩服她,赞叹其不愧是个才女。同时也安抚着她有可能一周看不完风景的遗憾。

天空中,她就这样一直说着,许飞也一直非常用心的倾听着。时间过得好快,近三个小时的飞行就这样结束了。

飞机着地后,他们一同出了机场,许飞问她,“准备住哪里,定酒店了没有?”

“哎呀,没有啊,需要现定。”安欣的脸上似乎又有了些无助的表情。

“我定了酒店的,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住同一家酒店。”

短暂的犹豫之后,安欣点头同意,他们叫了辆的士,直奔市区而去。

在的士里,二人都没有作声,都一直看着窗外,因为对这里,二人都是陌生而新奇的。

半小时后,的士直接将他们送到了目的地——五月花商务大酒店,三星级的标准。他们各自开了间房,放置好行李后,许飞来到安欣的房间,叫她一起去吃饭。安欣简单的洗漱后,随许飞走出了酒店。

关于吃什么,他们都决定首先要选择当地的小吃——为此他们来到了一家米粉店。他们首先要了两碗桂林米粉,然后又要了份漓江啤酒鱼,他们吃的很是淋漓尽致。饭后,由于旅途劳顿,他们没有过多的去逛街;也因为天已经很黑了,他们各自回到了酒店的房间。安欣可能是太累了,洗了个澡后就呼呼的睡了。

当夜,他们无话。但许飞却显得精神旺盛,怎么也睡不着,也许是因为安欣就住在隔壁的房间里,与他近在咫尺。

许飞起身打开了电脑,他本就有写日记的习惯。加上最近的满腹心事,这一切都似乎在催促着他说:是该写点什么的时候了。于是,他拉开记忆,想将那散落了一地的心情拾起来。

郑州癫痫病医院
小儿癫痫病心理治疗有哪些
安徽哪家医院治癫痫

友情链接:

拔山超海网 | 装修忌讳什么 | 北京企业管理培训 | 瘟疫公司困难攻略 | 宝马国外售价 | 乔丹女运动服 | 青岛吉他培训